当前位置: 万载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在商务合同里,如何定义中国?看看这个案子

在商务合同里,如何定义中国?看看这个案子

作者:万载信息门户网   日期:2019-12-02 18:41:12    阅读:1933次

[文/观察网专栏作家翁明江]

作为外国律师,我们通常处理许多关于外国商业合同的棘手纠纷。虽然有些合同与实际情况一见钟情,但只要合同的原始版本是由对方律师起草的,挖坑埋雷就不罕见了。下面试图结合具体的例子来讨论中国的定义条款,这在许多合同中是常见的,但通常不太被重视。

我们曾经遇到一个案例,客户是一家中国公司,并与一家美国公司签署了一份跨境技术许可协议。本协议中没有“中国”的定义,但对“中国生产商”有明确的定义,这基本上意味着中国生产商是根据中国法律在中国成立的企业,中国成分必须超过50%。定义如此苛刻的原因是技术协议对中国制造商有利。当客户让制造商承包产品时,他们必须向美国方面支付许可费。如果“中国制造商”承包产品,许可费比其他制造商低得多。

问题是,当一家美国公司来审核我的客户的许可费时,发现该客户公司一直将许多台湾供应商,包括在大陆的台资企业和在台湾经营的公司,归类为“中国制造商”,从而使对方认为我的客户多年来支付的许可费少了几百万美元。

美国公司专门聘请律师,并从一开始就愤怒地打开了律师的信,给出了几个理由:

首先,台湾的公司不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成立的,而是根据台湾当地的法律成立的。

第二,台湾有自己的货币和税收,台湾企业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约束。

第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许多法律都有不适用于台湾的明确规定。

总之,根据协议中对中国生产商的定义,台资和台资企业不能被视为中国生产商。因此,你必须承认你的错误,并立即付款。我们可以避免罚息等。否则,除了执照费本身,罚款利息也将被收取,你将不得不支付所有其他涉及的罚款。

起初我们看到了这些问题,我们确实有点震惊。首先,基于这个观点,我们当然不能说台湾理论上有“中华民国”的结构。所谓的“中华民国”也是中国类似的“一中一表”的观点。毕竟,这些政治敏感的话题目前并没有得到内地的支持。

在与客户沟通后,我发现在签署许可协议之前,实际上有几轮的来回讨论。在最早的版本中,中国定义了一个条款,大意是“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就本协定而言,它具体指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然而,双方后来讨论了这个问题。现在假定,由于当时中国的坚持,这一定义条款已从最终签署草案中删除。

这一发现非常重要。因此,我们给美国律师的回信中的第一条是强调,在签署协议之前,你曾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包括台湾,但谈判导致删除了这一条,这意味着就本协议而言,你默许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包括台湾。

毕竟,我们是在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我们也是律师。如果我们讨论台湾问题,我们肯定不会输给我们的美国同行。首先,让我们举个例子。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是根据该州的公司法成立的。毕竟,美国的公司法不是美国的联邦法律,而是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我们能说加州公司不是美国公司吗?

加州熊旗(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谈到货币和税收,香港和澳门也有自己的货币和税收。香港和澳门不属于中国吗?我们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吗?

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许多法律,并不适用于台湾地区,但只要有适用的法律,这还不够吗?《宪法》和《反分裂国家法》的许多条款都适用于台湾地区。此外,你们美国各州的合同法、侵权法、财产法甚至刑法都不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使用不同的法律难道不正常吗?

最后,我们还发现许可协议中有一项条款对我们的客户特别有利。虽然本协议的适用法律是加州法律,但在最初的谈判过程中,本协议是应中国律师的要求成功修订的。一是强调本协议的条款不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冲突(“当本协议被接受时,本协议不包含任何内容。”另一个是强调本协议的执行也应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适用法律法规(“在中国履行本许可合同项下的义务时”)。双方应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适用的法律法规)。

事实上,我国宪法规定“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分裂国家法也规定“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些法律有如此明确的规定,而且协议还规定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规定,所以你的美国律师坚持台资企业和在台湾经营的公司不属于“中国制造商”是完全不合理的。

最后,美国律师在这个问题上完全被我们说服,我们成功地为我们的客户避免了数百万美元的损失。然而,回想起来,我们还是有点害怕。

特别是,“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就本协议而言,它具体指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这一条款至今仍是几乎所有涉及中国的商业合同中定义中国的标准条款。从法律角度来看,该条款并没有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而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仅指中国大陆的这一特定商业合同。

鉴于许多外国公司和个人不了解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情况,在他们许多人看来,香港、澳门和台湾是经济、法律和政治“实体”,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系不大。因此,增加这一条款实际上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但不包括在目前的商业合同中。此外,作为一种经济制度,企业是存在的,四个司法管辖区的经济和法律制度大多是分离的。如果香港、澳门和台湾被直接加入协议,也可能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因此,这一条款实际上是一个相对中立的条款。

然而,如果你现在想一想,如果这一条款在当时真的被添加到这一协议中,并且由于协议本身对“中国生产商”的定义相当开放,那么我们与美国律师的讨论将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此外,从纯粹的法律和合同讨论的角度来看,获胜的可能性基本上很小。

这件事对我们的教育意义是,今后我们必须对“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就本协议而言,它具体指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等条款保持谨慎。毕竟,时代已经进步了。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中国与香港、澳门和台湾的关系。如果合同中规定的业务事项不是真正必要的,我们就不需要强调中国内地与港、澳、台的区别。就像以前的协议一样,没有这个定义,它不一定反对中国。

此外,还有一些合同和商业安排,如本文中讨论的协议和安排,其中中国是被许可方。如果合同中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确实可以扩大被许可人的权利,那么我们也可以考虑将中国定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

江西11选5投注 安徽11选5投注 贵州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otonamazu.com万载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