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万载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创新引领——生物医药产业投资“蓝海”依旧

创新引领——生物医药产业投资“蓝海”依旧

作者:万载信息门户网   日期:2019-10-30 17:38:36    阅读:4840次

2019年9月19日,在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管理办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的指导下,由中国投资信息集团和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主办,中国投资网、江苏分福基金产业管理公司和南京河西中央商务区承办,主题为“汇聚资本,打造产业”的“2019中国投资年会(南京)投资者峰会”在南京金霍费尔蒙大酒店举行。

在主题为“创新引领——生物医药产业投资‘蓝海’遗迹”的论坛上,电力资本合伙人梁展超、中国医药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芸、嵊山资产管理合伙人沈强、建新资本合伙人孙启明、潘麟资本合伙人唐爱民等嘉宾分享了他们对该主题的看法。本次论坛由汉益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周英华主持。

主题1:创新药物领域的组织布局

周英华:创新对生物医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高风险、高投资和可能超高回报的创新医学领域,各种机构的布局是什么?

艾-汤敏:在医疗投资方面,我们有三个领域。我们的主要投资之一是肿瘤,另一个是脑血管疾病和代谢疾病。我们主要关注这三个领域。我们认为这三个领域在临床上没有得到满足,并且有巨大的需求。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原因。

沈强:嵊山的投资仍然基于真实的临床需求。例如,我们安装了心室隔离降落伞装置来治疗心力衰竭,这也是世界领先的心力衰竭治疗医疗装置,几乎与美国同步创新。我们已经做了30例人体临床工作,效果很好。我们仍处于攀登阶段。这种治疗疾病和拯救生命的医疗设备并不关心刚才提到的市场价值的变化以及一级和二级市场的动荡。我们将首先看看这种临床需求能否得到满足。

刘芸:中国医学之都着眼于两条赛道,一条是创新的眼科药物,另一条是肿瘤。眼科创新药物产品相对较少,竞争很弱,单一产品就能在创新药物的轨道上实现很大的销量;肿瘤药物是另一个方向。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我们已经确定了400多个肿瘤药物靶点,并对其进行了逐一梳理。这项工作我们已经做了两年,现在我们可能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的工作。

梁展超:电力资本(Power Capital)是一家专注于生物医学和生命科学的早中期投资基金。我们不仅有医疗器械的布局,而且生物医学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就药物的不同组成形式而言,包括单克隆抗体、双抗体、大分子、小分子等。,从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蛋白质原料到cro cdmo等。,我们已经在每个细分的轨道上进行了一些布局,并且我们关注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话题2:中国制药企业应从哪些方面着手提高创新能力

周英华: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新药政策,本土企业创新能力相对薄弱。你认为中国制药企业应该从什么入手来提高创新能力?

艾-汤敏: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在最基础的研究上的创新理论基础比造成当前局面的美国稍差。投资中什么更重要?正是这些企业,机制驱动的创新。这种机制引入后,不会被完全模仿,而是会进行一些地方创新。如今的药物不仅立足于中国,还走向国际市场,获得更有前途的全球专利。

孙启明:投资组织进行资源分配。我们现在引导基金,最后我们不需要引导基金去投票,这样他们就可以比投机房子赚得更多。这已经成为事实。

沈强:针对中国有一定规模的制药公司,如何充分利用自己在R&D的优势和生产、销售渠道,以及国内政策的倾向。在一些已经在国外验证过的成熟目标中,做一个更好的分子,这种分子可能风险更小,可以很快上市,找出不同竞争对手的轨迹,弥补国内的差距。

然而,这些初创企业有很强的创新能力和做一些新的机制,或新的目标和新的机制的能力。当然,风险很高,但回报也非常可观。对于创新公司来说,应该关注这个项目,它的全球轨道不应该太热。

刘芸:依靠我们的研发体系和能力,我们仍然很难真正实现创新药物的研发。我的观点是我们更喜欢维克模式而不是创新药物。Vic是更适合国内投资者投资创新药物的模式。

梁展超:我认为需要政策、人才、资金等因素来推动。我们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创新药物的过程和一个新药研发的推广环境。

主题3:创新药物企业的评估

周英华:你认为近年来由于对创新药物的疯狂投资,创新药物公司的估值如何?我想请孙博士和我们分享这个问题。

孙启明:我认为高估值是一个行业的标志。如果没有泡沫,这个行业就不是一个好行业。我认为它有一个过程,这种价值倒置也有一个过程,让它在市场泡沫中沉淀下来它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这个行业发展起来,我们希望大浪淘沙,用好企业来弥补差距,这反过来又会刺激一级市场的更好发展。

沈强:让我从临床角度再补充一遍。一种针对某种疾病适应症的新药,市场需求被再次计算,它在市场上到底要花多少钱,如果是生物药物,它是一级二级三级药物,它的市场份额是多少,它的渗透率是多少,带有医疗保险控制费的销售价格是多少,更多的竞争对手,它在未来几年是否会大幅下降,把所有这些影响因素都考虑进去,并根据我们的二级市场估值来计算现值,这是临床启动市场给予它的客观评价。建议我们在一级市场的朋友计算更多的坏账,降低当前的交易参考值,这可能会降低一级和二级倒挂的可能性。

主题4:政策变化下医药投资逻辑的变化

周英华:该国最近的政策变化非常大。cr成立已经快四年了。最近,也有一些新的变化,如日益严格的医疗保险费用控制政策。大规模采购现已扩展到高质量耗材和设备领域,给行业带来了更大的震荡。在这种环境下,医药投资的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想邀请宗申和刘总。在这方面还有更多的经验可以分享吗?

刘芸:无论是投资、研发还是销售,这都是一个强有力的政策产业,我们不能孤立无援。对政策的预期是我们一直在学习的东西。这个行业的痛点是合规性,这个行业有许多政策痛点。这个行业尚未暴露的痛苦是高比例的营销费用。我们知道这个行业的毛利很高。中间哪里有这么多利润?由于研发费用的摊销,市场营销的比例很高,这是这个行业的特点。

我们说高比例的营销是这个行业的属性,但是高比例的营销和高比例的不符合是不正常的。就我国而言,政策层面的最大问题是市场合规性问题。今天没时间说了。

沈强:这与我国目前的医疗体系有关。除了医生可能不遵守规定外,全部销售费用的摊销还包括其他部分,如投标本身的消耗、住院费用和医疗代表佣金。因此,这并不是说这两张票的成本变得很高,而是说现有的销售成本在最初的帐外价格提高后反映在财务报表中。目前这很难改变。这是中国市场的本质。我们需要做的是及时指导被投资企业如何避免不符合要求的零部件的成本,降低财务风险。

主题5:对科学版企业的要求

周英华:最后一个问题,医药公司在科技创新委员会的上市公司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交易所对逆向模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些公司因其科技属性较弱而受到劝阻。我们对科创企业有什么要求?

梁战超:科学委员会的成立是一件好事。好坏参半的现象是市场的一个过渡过程。此外,它还与我国国内审计制度有关,并将减少一定数量。对于高体育,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有一些倒退。目前,被频繁使用数百次的pe是一种异常现象,必须有一个回归理性的过程,但我相信这个行业对我们的早期投资来说将是一件更好的事情。

艾-汤敏:科学创新委员会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它要求企业向市场提供更多高性价比的产品。满足临床需求的产品企业将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中展示自己的才能。高市盈率肯定会回归价值核心。希望未来的科技创新委员会能够从规则上真正重视企业的创新价值,培育更多的企业创新属性,让更多的科技创新企业成长起来。

刘芸:中远总公司的pe估值高,市场占有率高。相对来说,它是一个成长中的企业。成长中的企业高于主板当然是正常的。理论上,科创银行的市盈率应该高于已建立的a股市场。另一方面,这种聚乙烯仍然有很多水分。二级市场对这些新事物需要时间,任何资本市场对新事物的估值都需要一个学习和消化的过程。在我看来,在现阶段,仍然有必要细分目标本身,这是不能概括的。

安徽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otonamazu.com万载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