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万载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老朋友回来了!稀客,也来了

老朋友回来了!稀客,也来了

作者:万载信息门户网   日期:2019-10-19 18:56:22    阅读:3127次

■杨长腾和刘志法进山观鸟。

■刘志法在南岭自然保护区观察鸟类。

■一只竹节虫停在杨长腾的肩膀上。

生态环境变得更好了。南岭的护林员也可以拍摄高贵的白色雉鸡和高贵的黄腹角雉。

“1994年,我在南岭看到了华南虎,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它!”59岁的蔡宇晟脖子上总是戴着一架照相机。18岁时,他从父亲那里接过了森林保护的重任,并在南岭扎根。他走遍了每座山。他是南岭动物和蝴蝶的“本地专家”。他熟悉山林中野生动物留下的路径和痕迹。他还是红外摄像的大师。他拍摄了许多亚洲黑熊、苏门答腊羚羊和其他大型动物的照片,现在热衷于拍摄鸟类和蝴蝶。

广东省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南岭自然保护区)森林面积近6万公顷,其中3万亩为原始森林,珍稀濒危植物占广东省物种总数的一半以上。它是全省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自然保护区,被誉为“物种宝库”。

在过去的40年里,蔡宇晟用图像展现了大自然惊人的美丽,捕捉到了各种珍稀动物出现的历史瞬间。仅蝴蝶一人,他就拍了10,000多张照片...他与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200名护林员和10多名科研人员一起,露宿野外,穿越山川,用青春和汗水捍卫粤北的生态屏障,守护着广东最大的“绿肺”。

新快报记者李秋凌记者林吟杨长腾

■摄影:新快报记者毕志毅林

■总体规划:徐志全

■规划:冯树生

■协调:李秋凌、宁彪

■设计:黄武展览

多年前动物聚集的场景正在慢慢重现。

雪骤降,南岭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冰冻世界。树木紧紧地站在一起抵御强风和大雪。当地球寒冷,万物休眠时,一群小动物在白雪中寻找食物。他们是89只野猪,四五只小鹿和红麂...

“这一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就像一个小动物聚会。非常和谐。”蔡宇晟谈到他多年来在山林中看到的景象,仍然震惊地叹了口气。

他告诉记者,冬天食物很少,但是动物之间有食物链,它们不会互相干扰,形成了一个多变而多彩的动物世界。

蔡宇晟有一项独特的技能,那就是他能通过脚印辨别动物种类。许多年前,他说野猪、熊和大型水鹿每天进山都能找到,而吃螃蟹的猫鼬如穿山甲在南岭的沟渠里随处可见。

不幸的是,在20世纪80年代,南岭森林不时遭到破坏。山脚下的一些村民经常上山非法砍伐树木,这使得森林保护更加困难。

令人高兴的是,随着环境保护的加强和人们生态文明意识的觉醒,村民们现在减少了在山上砍柴、偷猎和非法砍伐树木的行为,一些从未见过的野生动物也逐渐成为“朋友”,陪伴他们守护这座山。“最近进了山,还遇到了熊、野猪、鹿。在过去的两周里,我还遇到了300多斤野猪,还有更多的小灵猫、灵猫和蛇……”蔡宇晟兴致勃勃地说,许多年前,动物聚会的场景正在慢慢重现。例如,有时,我还可以同时捕捉几只高贵的白雉和高贵的黄腹角雉。

护林员低声说道:

"不能违反自然法则。"

谈到与动物打交道的一些故事,蔡羽也分享到,1982年,在与几名护林员一起游览了这座山之后,他蹲在山脚下抽烟,突然听到一种不寻常的声音。他认为那是一只狗。他站起来,看见那是一只大熊。

“我们害怕站起来逃跑。大熊也站了起来,但是它没有追任何人。它只是咧嘴一笑,啐了一口唾沫,就自己离开了。”蔡宇晟笑着说,熊以前一直很常见。有时他们会去偏远的山区,在大树下进进出出。他们突然抬起头,却发现有一些大熊不在黑暗中行走,用双臂歪着头看着你。从2015年到2017年,黑熊每年都可以用红外相机拍照,在森林里吃蜂蜜,数量约为3只。

华南虎没那么幸运。

蔡宇生可能是在南岭见过最多华南虎的游侠。“在20世纪70年代,生产队在山脚下饲养了几头猪,每天晚上都派几个人去看守猪。否则,猪将成为华南虎的“口粮”然而,蔡宇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打老虎运动使得中国南方的老虎数量逐年减少。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10多个省份记录了3000多只华南虎,而在20世纪90年代,广东、湖南、江西和福建等少数地区仅记录了20或30只华南虎。1994年,蔡宇晟最后一次见到华南虎,也是华南虎最后一次出现在《南岭记录》中。“不懂保护,对不起,都不见了。自然法则是不能违反的。”蔡宇晟低声说道。

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共有野生脊椎动物622种,其中76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其中,11种被列为一级保护动物:熊猴、云豹、豹子、华南虎、林麝、梅花鹿、黑麂、白颈雉、黄腹角雉、蟒蛇、金斑毛茛等。

秋天,南岭到处都是青蛙和昆虫在鸣叫

南岭鸟类资源丰富。为了做好自然保护区物种保护工作,广东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宣传教育部门负责人、高级工程师和科研团队杨长腾、鸟类监测团队负责人刘志法带领的团队每年完成四次鸟类监测。

"清晨是观鸟的最佳时间。"9月20日早上6点起床后,杨长腾和刘志法带领记者在海拔1300米的森林中观察鸟类。秋天,南岭多雾,凉爽宜人。去年四月,南岭自然保护区对游客关闭了花园。现在它已经进入了广阔的南岭山脉,让人感到“千里无脚印”。然而,自然的声音,如鸟儿啁啾昆虫和青蛙,使它生动有趣。

南岭鸟类资源丰富。为了做好保护区的物种监测工作,杨长腾和刘志法带领的团队每年完成四次鸟类监测。

刘志法主修生态学。从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生院毕业后,他放弃了大城市的繁荣,来到南岭自然保护区工作了九年。"我可以在这里发挥我的特长,我特别喜欢这个自然环境."刘志法告诉记者,鸟类监测已经有五年了。他一直在穿过广阔的森林,沟壑和峡谷,听鸟叫,闻花,每天都很开心。

委婉的歌声一个接一个地重复着,森林充满了活力。“观鸟开始时既简单又有趣。看着它们捕捉昆虫并展示它们的活力,令人发笑。”刘志法告诉《新快报》记者,在繁殖期间,调查人员可以通过学习一些顽皮的鸟来引导它们。经过几年的积累,刘志法已经熟悉了南岭100多种常见鸟类的歌唱声音。他能在听到它们时分辨出它们的种类,并记录了800多次鸟叫声。

橙腹白头鹎、红尾噪鸥和金胸鸥是色彩艳丽的美丽鸟类。鱼鹰鸟大多是歌手,他们的歌悦耳动听,令人难忘...杨长腾和刘志法向记者解释道。

林场的反对者

欢迎来到“似曾相识的鸟归来”

年复一年,与大城市相比,森林保护区的科研工作不可避免地悲惨和孤独。由于保护区内连绵的山脉和陡峭的地形,蔡宇晟回忆说,在40年的森林保护工作中,“家庭成员总是少聚多散,对子女感激不尽。现在孩子已经在珠江三角洲长大和工作,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会少一些。”

杨长腾告诉记者,他的妻子在70多公里外的一个林场工作,与他相隔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丈夫和妻子不能每天见面,他们的饭基本上都被带走了。由于南岭自然保护区地理位置偏远,医疗和教育条件相对落后,杨长腾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只能把孩子送到县城和市区学习。“长子目前在一年级,没有人照顾他。他只能上寄宿学校。小儿子两岁了,他的父母在他的家乡照顾他……”

在林场和保护区工作了15年的杨长腾坦言,作为许多濒危野生动植物的家园,加强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建设对于维护生态平衡、拯救珍稀濒危物种和开展科学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这也是他们坚持的原因。

“以前,我经常看到成群的候鸟飞过。在森林里,我经常看到各种奇怪的鸟。后来,这种情况在一段时间内很少见。近年来,许多似曾相识的鸟回来了。”说到这里,杨长腾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在同一天的采访中,记者和他的团队幸运地在山林中遇到了一对西藏猕猴母女。摄影师也近距离拍摄了他们。杨长腾表示,近年来,无数护林人士一直默默地坚持绿色水和山的理念,南岭珍稀动植物增多。




© Copyright 2018-2019 otonamazu.com万载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